• <sub id="9cqmk"></sub>

      <sub id="9cqmk"><listing id="9cqmk"></listing></sub>
    1. <dd id="9cqmk"><address id="9cqmk"></address></dd>
      <nav id="9cqmk"></nav>
      1. 簡體版 / 繁體版 正在載入當前時間...

        【記憶中的抗聯】盧連峰:“抗聯活下來的命都大得很”
        2022-07-10 11:24:33  來源:《我的抗聯歲月》  點擊:  復制鏈接

        文章來源《我的抗聯歲月》 資料圖

          我都記不清楚我是哪年出生的。我是農民家庭出身,老家是黑龍江富錦市。我爺爺和我父親是從山東闖關東到東北的。

          大概在我15 歲的時候,抗聯經常在我們家鄉一帶活動,黑龍江樺南那一帶。當時那個團長隋德勝就經常住在我家里頭我這個團長隋德勝就住到我家里。以后熟悉了,團長隋德勝就講,這小子年紀很小,騎馬很好,你當兵算了。那時候,我母親牽著我的馬在前面走,送我參軍,走了兩里路,山東人都是小腳,一拐一拐的,我就掉眼淚不讓她走了。這樣,我就跟著抗聯,給隋德勝當警衛員了。

          1937 年獨立師改為十一軍,十一軍都是騎兵,我也就成了一個抗聯騎兵。“火烤胸前膽,風吹背后寒。”這是我們在西征路上經常唱的一首歌,也是我在抗聯學會的第一首歌。

          1937 年底,軍長祁致中就過江去蘇聯那邊找救援,由李景蔭代理十一軍的軍長。1938 年李兆麟他們決定讓我們長征,讓我們從小興安嶺東麓過到小興安嶺西。我們就開始準備長征。

          但棉衣還沒有搞著,糧食也沒籌劃。那時候日本人就派人要跟我們談判。這段有的人知道,說李景蔭要投降,所以他背著個包袱一直到死!但那實際上是假投降!那時候都已經傳達了,要籌劃準備長征,要籌劃這個棉衣、糧食!要搞這些東西,就跟日本人談判,發多少套更生布的棉襖……所以就跟當時住在富錦市的一個叫田野的日本人接頭。李景蔭跟他們談。我們都知道是假投降,就是說你日本人先把東西給我,但是你不能到山西,你只能在山西以外,你軍隊也不能接觸我們,只要接觸我們就要打。就這樣談,可談完田野也沒有承諾,啥也沒給。

          我們最后還是自個兒籌劃一些老百姓的舊的棉衣,就籌這些。最后只好決定過江去老等山。用“對子船”,就是把兩個風船對起來固定綁好,兩個大對船,搞上帆,一個船上坐百八人,從江南往江北過,過去后離老等山還有二十來里路吧。張壽篯他們教導隊都在老等山。當時李景蔭就布置,你這個團要安排八九十個人最后再過,就怕日本鬼子在后面攆上來。過了幾趟,運了大概三四百人過去了,馬也都趕到江里頭了,搞那個大繩子拴著,一溜一溜的,船開著,馬跟著浮水,就在我們等著船再回來接我們的時候,就從哈爾濱那邊和富錦那邊下來兩個炮劃子團,打我們。

          這水里都是柳條子,都是這么粗的柳條子,兩人多高,那個里頭的泥巴一踩都好深,它有水啊,那個堰子上都是好深的臭泥巴。就這樣的,又沒啥吃的,沒辦法就打。我們十一軍那時候好在有幾架輕機關槍,還有一門迫擊炮,大概也就是十幾個炸彈。后來我們師長,就是李景蔭,就叫人干脆把兩個船打開,一邊搞機關槍,一邊搞那個迫擊炮,往那炮劃子上打,一打炮劃子就分開了,有的往上走了,有的往下走,給我們讓出一條路來,船上的兵也在打,后來打開了一條路,我們那個風船進來,把我們接出去了,狼狽得很。接出來我們就剩五十多人了,死了大概二十多人。我記著也就是方圓幾百米的一個地方,都是那個柳條子,這么粗的都被打斷了。

          最后我們打了三天,餓得沒辦法,那柳條子都打得像高粱葉子,高粱頭都沒了,七零八落的,人打得像泥人兒一樣。過去以后,我們就到老等山了,就看著張壽篯、于天放他們幾個,大概我記著還有老金策、馮老。他們那時候帶著一個教導隊,大概有七八十人,都在老等山。老等山就只有個板房子,大概有兩棟還是三棟我忘了。我們都在山邊子,搭的火堆,籠著火堆睡覺。后來我們到牛爬亮子去搞糧食,大概帶了有五十人吧。

          我們去主要是搞馬馱糧,都是騎兵嘛,一個人帶一匹馬馱著糧。結果這中間有二三十個人聽說要西征就叛變了,把我們的槍都下了,晚上把我們關進一個房子,還跟我說小盧你別跟著長征了,跟著我們走吧!我說我不走!把我們的馬也都趕到河東去了,后來高繼賢就帶著人過江去攆他們,最后打死了幾個,剩下的都騎馬跑掉了。

          我記得我們大概八九月就到了老等山,在那兒住著,籌劃糧食,搞棉衣,還有其他那些事情。在那兒大概待了兩三個月,反正十一月份我是記住了,十一月份開始從老等山西征。那時候整個十一軍大概還有三四百人吧,只剩三四百人了。走的時候,張壽篯帶著我們十一軍,還有一個二旅,加上我們團部,大概是一共也就三四百人。西征開始還有馬啥的,雪下的也不大,還有交通員帶著,有個林交通員,四十多歲。一天開始走的話呢,大概能走個五十多里路,都是蹚雪,雪都脖了蓋(膝蓋)了。都是在原始山林野營。

          最困難是啥呢?最困難的就是這個棉衣,都是穿的烏拉8,東北那個烏拉,絮那個烏拉草。開始走的時候還可以,越走越不行,一天才爬二十多里,那雪大啊,沒辦法。那時候都是四個人一個火堆取暖,頭頂是兩米的木頭,就是那個干木頭啊,先燒著了,完了就是樺木,還有一種叫“暴馬子”的,那一燒著了,啪啪就爆火。沒有柴火就搞那個干的“暴馬子”燒,結果有的人就把棉衣燒著了,燒得破破爛爛的,另外又在樹林子里走,小樹林子,把棉褲都刮破了,像要飯花子,都滴了當啷的。那鞋里的烏拉一凍,夜里那冰都粘到烏拉上,火一烤睡著了,烏拉一粘水完了,結果這個鞋跟子一烤,這皮子都孬了,掉了,這一掉,那烏拉草一走一走的也就沒了,肉露出來,都凍了。有的人沒辦法了,就像豬走這個雪地,用這個腳尖走。我那時候才十六七歲,那烏拉也燒破了,一磨,都到骨頭了。到最后吃的也沒有了,殺馬吧,有的人還把馬鞍背著,最后沒有勁了,馬鞍子都背不了了,沒有馬了還拿著干啥,都扔了吧。

          就這樣的,一天就能走二三十里,就在大雪堆里爬,一溜溝一溜溝像戰壕似的,就那樣的,換著人,你先在前面走,完了歇一歇,他再走。長征,兩千里嘛,走好幾個月。那一道上扔下的人好多啊!那都是沒辦法了。我記得韓晨,韓晨也是當警衛員的,沒辦法了,烏拉都燒壞了,殺的馬皮,帶著血,穿上窟窿,搞那繩子一綁,那烏拉草也找不到,腳都凍了,凍得就用那個腳尖走,跟不上隊伍。那時候簡直像叫花子,頭發老長,臉都是黑黑的,手都是黑的。身上穿的衣服,無論冬天多冷,都露著肉。到最后,有的時候沒吃的了,就扒松樹皮子,把外邊的皮子扒來,把底下割個圓圈,用刀劃下來,就像扒麻一樣,一割都一捆一捆的,搞到那河里頭一泡,把那個黏的松樹油子泡掉。然后在地下挖幾個洞,上面鋪上石板,底下燒上火,把那樹皮烤焦,焦焦的,整個大木頭都搗碎了,做面糊糊吃,這叫啥面,沒有辦法,就靠這個充饑了。但吃這個拉不下來大便,最后就你給我摳,我給你摳,一吃一打飽嗝兒就是那個松樹油子味。抗聯活下來的命都大得很。這西征的話,抗聯兩千五百人,一兩百人都倒那山上了。

          那你看著很可憐,沒有糧食吃,又凍的,完了往那兒一躺我不走了,死了!凍死了!邦邦硬,整個人像塊木頭似的,你看著,那可憐的。所以我活下來,在抗聯的里頭,確實是不錯的。

          走了一個來月才到鶴崗,那是個礦區。在那兒沒辦法了,也沒錢了,抓了一些拉套子的老牛,再有就是搞一些棉褲棉襖,有小孩兒的棉褲棉襖。我那時候小嘛,我們團長弄回來給我,叫我帶著。說,小盧你得帶著!我這還算好的,背著那些小孩兒的棉襖棉褲。后來烏拉把腳后跟凍破了,都到骨頭了,看著都是骨頭,肉都翻著,走路都疼!沒辦法,團長說,小盧你得

          堅持下來!隋德勝團長說,你要堅持,一定要好好的!

          就這樣的,大概是11 月才到了,大概走了三個多月吧,從東往西穿,大概幾百公里。又11 月一氣兒走到過年,過陰歷年的時候,到了海倫那邊。我們到了小興安嶺,見著王明貴,條件就好多了。當時王明貴帶著六軍在那兒,他們先到那邊去的,到了一兩年了,那兒搞得不錯,我們到的時候,張壽篯就叫王明貴,你有糧食你都拿出來吧!王明貴那時候還有幾百人呢。見著王明貴后,就可以吃飽穿暖了,好多了。

        責任編輯:石慶慧 最后更新:2022-07-10 11:28:28

        特別說明:抗日戰爭紀念網是一個記錄和研究中國人民抗日戰爭歷史的公益網站。本網注明稿件來源為其他媒體與網站的文/ 圖等稿件均為轉載稿,本網轉載,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本網轉載出于非商業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轉載稿侵犯了您的版權,請告知本網及時撤除。以史實為鏡鑒,揭侵略之罪惡;頌英烈之功勛,弘抗戰之精神。我們要銘記抗戰歷史,弘揚抗戰精神,堅定理想信念,為國家富強、民族復興,實現偉大的中國夢作出新的貢獻。感謝您對抗日戰爭紀念網的支持。

        上一篇:【記憶中的抗聯】周淑玲:為逃婚出走入抗聯 勝利后回鄉親友竟不識

        下一篇:浴血榮光丨致敬抗戰老戰士——宮健

        辦公室 0731-85531328

        抗日戰爭紀念網 13723880171

        抗戰文化研究會 15116420702

        抗日戰爭圖書館 18182129125

        抗戰文化研究會

        抗日戰爭紀念網

        抗日戰爭圖書館

        抗戰文化研究會

        抗日戰爭紀念網

        抗日戰爭圖書館

        紅色力量傳播

        抗戰研究

        微博

        抗戰研究抖音號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中文域名:www.抗日戰爭紀念網.com 主辦單位:長沙市抗戰文化研究會 技術支持:劉慶為

        電話: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E-mail:tougao#krzzjn.com(#替換成@)

        湘公網安備43010402000821號 ICP備案號:湘ICP備18022032號 長沙市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A片毛片免费视频在线看 - 视频 - 在线观看 - 电影影院 - 品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