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ub id="9cqmk"></sub>

      <sub id="9cqmk"><listing id="9cqmk"></listing></sub>
    1. <dd id="9cqmk"><address id="9cqmk"></address></dd>
      <nav id="9cqmk"></nav>
      1. 簡體版 / 繁體版 正在載入當前時間...

        王學振:“慰安婦”文學——血淚的見證
        2022-07-11 10:49:48  來源:王學振  點擊:  復制鏈接

          二戰期間,日軍推行罪惡的“慰安婦”制度,中國、朝鮮等國40萬以上的婦女淪為性奴隸。迫于國際社會的壓力,日本政府于1993年發表“河野談話”,對這一罪行有所認識和反省。然而近年來隨著日本右翼勢力的抬頭,以首相安倍晉三為代表的日本政要不斷拋出“從軍慰安婦并不帶有強制性”、屬于“商業行為”等奇談怪論,企圖顛覆歷史、掩蓋真相,規避日本政府應該承擔的法律責任。在這種情況下,檢視抗戰文學中“慰安婦”題材的文學作品,既具學術價值,也有現實意義。

          抗戰時期取材于“慰安婦”的文學創作

          抗戰時期曾經出現過一批取材于“慰安婦”的文學創作。有的作品直接以“慰安婦”為主要表現對象:小說方面,有謝冰瑩《梅子姑娘》、草明《受辱者》、丁玲《我在霞村的時候》、布德《第三百零三個》等;詩歌方面,有王季思《朝鮮少女吟》、馮玉祥《南京一少女》等;報告文學方面,有鮑雨《揚州的日兵在自殺》、潘世征《敵隨軍營妓調查》、映光《福山的女人》、江平《敵寇的行樂所》、梅蘭《在敵人踐踏下的女同胞》等;劇作方面,有中國第一部歌劇《秋子》(陳定編劇,臧云遠、李嘉作詞,黃源洛作曲)以及王澧泉的獨幕劇《慰安所》等。有的作品雖不以“慰安婦”為主要內容,卻也對此有所涉及。如陳瘦竹的長篇小說《春雷》主要表現江南淪陷區人民的抗日斗爭,但也花了不少筆墨講述日軍以招工的名義,誘拐良家婦女“慰勞”日軍的故事。又如洪深的四幕劇《包得行》主要關注的是兵役問題,但第二幕中也借難民林鴻順之口,揭露了日軍設立慰安所的罪行。

          這些作品從各種角度表現了“慰安婦”的悲慘遭遇,是“慰安婦”血淚史的文學見證。

          對于日軍違背女性意愿、強制征集“慰安婦”的各種伎倆,這些作品進行了具體的揭露。有的是公開的征召,《揚州的日兵在自殺》、《秋子》中的秋子以及《第三百零三個》、《慰安所》中的慧子,原本都是東京的良家婦女,有著美滿的家庭,日本發動侵華戰爭后,她們的丈夫應征入伍,本人也被征召到中國來當“慰安婦”,夫婦在慰安所重逢,羞憤難當,雙雙自殺。《朝鮮少女吟》揭露日軍在朝鮮半島強征“慰安婦”的罪行:“皇皇督府張文告,道是前方要‘慰勞’。民家有女不許婚,留待‘皇軍’來征召。”東家阿妹是昔日的皇妃閔氏一族,出身高貴,南鄰孀婦“家有三齡遺腹子”,孤苦無依,均未能幸免。有野蠻的搶掠。如《受辱者》中的絲廠女工梁阿開,在絲廠所在地淪陷時被日本兵捉住,編進“婦女勞軍第五小隊”,遭奸污至“半死”。又如《我在霞村的時候》中的貞貞,在去天主教堂的途中遭遇日軍,被日軍搶走,成為“慰安婦”。《南京一少女》中的南京少女,也是被敵人“捆擄”而“迫令為營妓”,不過這位少女勇敢而剛烈,在殺敵后自殺,以生命保全了自己的貞潔。有的是狡猾的欺騙,《梅子姑娘》中的梅子,因為想見到應征入伍的未婚夫而接受了“慰勞”的任務,原以為“慰勞隊只是把千人針、旗幟、罐頭、手帕、慰勞袋等東西送給他們就算完事”,誰知“皇軍”要的不是這些而是女性的身體,被騙到中國的梅子淪為“供給那些野蠻的官兵發泄獸欲”的“營妓”。又如《春雷》中,石家鎮維持會秉承日軍意旨,以裕豐絲廠的名義高薪“招工”,那些不明就里的鄉村婦女紛紛報名,維持會精挑細選了年輕貌美的女性40名,其中30名送往無錫“慰勞”城內的日軍,10名關入石家祠堂供駐扎的日軍宣淫。

          “慰安婦”題材的文學作品具有藝術與文獻價值

          作為日軍的性奴隸,“慰安婦”過著非人的生活,日軍蹂躪她們的罪行令人發指,直接寫進作品之中恐怕會讓善良的讀者難以卒讀,因此“慰安婦”題材的抗戰文學作品主要是從側面表現“慰安婦”在慰安所里遭受的苦難。如《我在霞村的時候》沒有正面表現貞貞在日本軍隊的遭遇,但從“走起路來一跛一跛的”,手上帶著使人“感覺刺激的燙熱”等對貞貞病情的描寫中,從貞貞“我的確被很多鬼子糟蹋過,到底是多少,我也記不清了”,“有些是當時難受,于今想來也沒有什么;有些是當時馬馬虎虎的過去了,回想起來卻實在傷心”等看似輕描淡寫的回憶中,從女干部阿桂發出的“她吃的苦真是想也想不到”、“做了女人真倒霉”等一連串感嘆中,讀者是不難感受到貞貞在這一年多里所遭受的折磨的。再如《春雷》也沒有正面寫日軍對“慰安婦”的施暴過程,但寫到村民感覺“一向都很清靜”的石家祠堂“鬧鬼”,時常聽見“鬼哭”和“皮鞭子啪嗒啪嗒抽打的聲音”,后來大關娘子趁游擊隊攻打石家鎮之機從石家祠堂翻墻逃出,才真相大白。原來大關娘子、大福娘子、阿菱等十名女性被騙后,被秘密關押在石家祠堂,淪為了日軍的性奴隸。所謂“鬼哭”實際上是這群“慰安婦”在哭,皮鞭子也是結結實實地抽打在這群“慰安婦”身上。

          “慰安婦”的身體遭受殘暴的摧殘,心靈也遭受無情的戕害。這種心靈戕害是無形的,至死難愈。“慰安婦”題材的抗戰文學作品在書寫“慰安婦”身體遭受摧殘的同時,也難能可貴地表現了她們心靈遭受的戕害。《我在霞村的時候》中的貞貞,已經參加了抗日工作,利用“慰安婦”的身份給游擊隊搜集、傳遞了很多重要情報,然而做了很多抗日工作的貞貞因病情嚴重回到家里后,卻沒有得到鄉親們的理解和尊重。在封建觀念濃厚的鄉親們眼里,貞貞是“破銅爛鐵”,“比破鞋還不如”,本應富有同情心的女人們竟因為貞貞的“失節”而發現了自己的“圣潔”,對自己產生了“崇敬”。鄉親們的歧視給貞貞帶來了極大的心靈傷害,她甚至覺得“活在不認識的人面前,忙忙碌碌的,比活在家里,比活在有親人的地方好些”,于是匆匆忙忙地離開了家。如果說貞貞心靈的痛苦主要是外界施予的,那么《受辱者》中梁阿開心靈的痛苦有相當一部分來源于對自身的認識。當被日本兵掠奪了貞操和唯一值錢的一對玉耳環的她重新獲得自由時,首先思考的問題是“回去”還是“投水”。盡管求生的意念占了上風,她卻不能直面做了五天“慰安婦”的事實。當被問及這五天到哪里去了時,她想到的是:“如果我把日本人對付我的齷齪情形告訴了她們,那么,以后我還能在別人跟前講一句響亮的話嗎?”于是她編造了被日本人的軍馬擠落水底,為老船家黃祥發所救,在他家養病得以生還的故事。被鬼子搶走的那對玉耳環,在故事中也變成了送給救命恩人的謝儀。梁阿開覺得“扯謊是一種罪孽”,可她還得忍受內心的煎熬,將這個謊繼續圓下去。“有許多日子里,她很少到外面去,別人的眼光在她身上多停一刻,她就全身的神經都緊張起來,竭力避開人家的視線。”“(她)本能地堅守著自己被俘獲的秘密,好像即使別人已經知道了她的秘密,她還得扯謊下去的樣子。在她獨自的時候,她卻痛苦地追悔了。”

          由于日本右翼勢力的冥頑不化,“慰安婦”問題不時掀起波瀾,因此這一問題既關乎歷史,亦關乎現實和未來。“慰安婦”題材的抗戰文學作品對歷史真相作了形象的演繹,兼具藝術價值與文獻價值,值得我們珍視。

        責任編輯:鐘思宇 最后更新:2022-07-11 10:53:17

        特別說明:抗日戰爭紀念網是一個記錄和研究中國人民抗日戰爭歷史的公益網站。本網注明稿件來源為其他媒體與網站的文/ 圖等稿件均為轉載稿,本網轉載,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本網轉載出于非商業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轉載稿侵犯了您的版權,請告知本網及時撤除。以史實為鏡鑒,揭侵略之罪惡;頌英烈之功勛,弘抗戰之精神。我們要銘記抗戰歷史,弘揚抗戰精神,堅定理想信念,為國家富強、民族復興,實現偉大的中國夢作出新的貢獻。感謝您對抗日戰爭紀念網的支持。

        上一篇:吳景平:全面抗戰爆發前國民黨的涉日危機應對:以《新生》周刊事件為中心

        下一篇:抗戰時期《新華日報》的工人報道分析

        辦公室 0731-85531328

        抗日戰爭紀念網 13723880171

        抗戰文化研究會 15116420702

        抗日戰爭圖書館 18182129125

        抗戰文化研究會

        抗日戰爭紀念網

        抗日戰爭圖書館

        抗戰文化研究會

        抗日戰爭紀念網

        抗日戰爭圖書館

        紅色力量傳播

        抗戰研究

        微博

        抗戰研究抖音號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中文域名:www.抗日戰爭紀念網.com 主辦單位:長沙市抗戰文化研究會 技術支持:劉慶為

        電話: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E-mail:tougao#krzzjn.com(#替換成@)

        湘公網安備43010402000821號 ICP備案號:湘ICP備18022032號 長沙市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A片毛片免费视频在线看 - 视频 - 在线观看 - 电影影院 - 品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