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ub id="9cqmk"></sub>

      <sub id="9cqmk"><listing id="9cqmk"></listing></sub>
    1. <dd id="9cqmk"><address id="9cqmk"></address></dd>
      <nav id="9cqmk"></nav>
      1. 簡體版 / 繁體版 正在載入當前時間...

        新四軍一師19歲女戰士吳秀瑛血染東臺鄧家壩
        2021-01-22 09:31:59  來源:東臺黨校 三野子弟  點擊:  復制鏈接

          她——吳秀瑛,一個美麗的上海姑娘。1943年8月25日清晨,在縣梁東鄉龍王村的鄧家壩(現為江蘇省東臺市頭灶鎮沈河村)慘死于日寇的屠刀下,年僅19歲,譜寫了一曲千古傳頌的巾幗英雄壯歌,她的英名永遠鐫刻在蘇中人民光輝抗戰史的豐碑上。

          毅然從軍

          吳秀瑛1924年出生于上海,在她少年時代,目睹了“國中之國”的上海租界,成了洋鬼子的天堂,外國列強享受著各種特權,胡作非為,中國人民反而遭受著無端的欺侮和凌辱,仇恨的種子早就開始在她幼小的心靈中萌發了。

          1937年夏,繼“七七事變”發生后,駐滬日軍又發動了“八一三事變”,以租界和停泊在黃浦江中的日艦為基地,對上海發動了大規模進攻。上海中國駐軍奮起抵抗,在上海和全國人民的支持下,開始了歷時3個月之久的淞滬抗戰。

          吳秀瑛耳聞目睹了日軍的暴行和狼子野心,激起了她滿腔民族仇恨和熾熱的愛國情懷。她走出家門,串連醫校的同學,白天走上街頭,散發傳單,宣傳抗日;夜晚跑弄堂巷子,募捐慰問品轉送到吳淞抗日戰場。從此,她積極參加我黨及其外圍組織領導的抗日救亡等革命活動。

          太平洋戰爭爆發后,日軍侵占了上海租界,上海的抗日革命活動更加難以開展了,抗日戰爭進入了最艱苦的歲月。黨號召革命知識青年到解放區去參加新四軍,到敵后開展抗日斗爭。

          吳秀瑛在父母的支持下,毅然要求到抗日民主根據地,報名參加新四軍。地下黨經過考察,根據上海的環境,加之她又有特殊的衛生專業技術,新四軍部隊十分需要,認為送她去根據地的時機成熟了,于1942年5月專門派了一位交通員與她以叔侄相稱,借探親為由,闖過了一道道關卡,來到蘇中抗日民主根據地的東臺縣三倉河一帶,成為新四軍一師的一名女戰士。

          經受磨練

          吳秀瑛在醫校學的是護理及助產士專業,師部便將她分到了一師后方醫院。她一接到分配的命令,連休息也顧不上,就來到了設在師部附近一倉河邊的第四醫療隊。

          部隊生活與大上海比,有著天壤之別。艱苦的環境和緊張的戰斗生活,隨時都在考驗著這位上海姑娘。在出發之前,經過組織臨行前的教育,盡管她早有思想準備,然而事非經歷不知難。

          到醫療隊報到的那天,老天爺下了一場大雨,好似有意在考驗她,為她設置了第一道難關。泥濘的道路,坑坑洼洼,牛腳印和牛車車轍印攪在一起,她深一腳淺一腳艱難地行走著。不時地摔倒、爬起,再摔倒、再爬起,活像個泥人似的,腳上也劃下了幾道小口子,鉆心似地疼痛。護送她的小通信員上前攙扶她,卻被她的笑臉謝絕了。

          一到醫療隊,呈現在她眼前的是幾間低矮的茅草屋,好似進入了另一個世界。迎接她的是來自各地的姐妹們,大家圍著她,親切地拉著她的手,互報年齡,哪里人氏,稱姐道妹;有的為她燒水讓她洗澡換軍裝,有的為她上藥護傷口,有的幫她攤草打地鋪……隊長就是上海人,比她早來一年多,“阿拉、阿拉”的說個不停,一切都讓她感到新鮮和親切,途中的疲憊頓時消失,好似到了家,有一種從未有過的舒暢輕松和愉快,第一天晚上就和隊長頭挨頭地睡了一個甜美的覺。

          難關接踵而來,吃飯、睡覺同樣是從大上海而來的年輕姑娘必經的難關。姐妹們把茅草鋪戲稱為“金絲鴨絨褥”;黃玉米磨碎后煮出來的黃白相間的玉米飯戲稱為“蛋炒飯”,大麥磣子與胡蘿卜煮成的飯戲稱為“紅參飯”……

          黃海之濱,有一望無際的灘涂,長滿了蘆葦和草叢。有刺猬、野兔、獐子,還有天鵝、仙鶴、野雞、野鴨等動物和飛禽,然而也有令人望而生畏的蛇蝎。吳秀瑛剛到這里,一見毛毛蟲都會被嚇得驚叫起來。

          然而,姐妹們的革命樂觀主義精神感染了她,不久她就適應了這里的環境。無論是毒蛇還是野獸,她都能泰然處之,冷靜應對。蘆葦收割以后留下的殘根,十分鋒利尖銳,很容易戳破腳板。她向當地群眾學習打草鞋的本領,穿草鞋走路,既輕快又安全。

          她靠著堅定的信念和決心,不斷磨練自己,戰勝了一道道難關,成為堅強的新四軍戰士。

          “全科醫生”

          吳秀瑛不僅待傷病員勝過親人,而且熱情好學,努力提高自己的醫療水平。凡是送到第四醫療隊來醫治的傷病員,都夸“吳秀瑛是一位優秀的醫務人員,醫療隊里的多面手!”

          她到蘇中后的第一個冬天,得悉日寇將要發動冬季“掃蕩”。為了傷員的安全,醫療隊打算把傷病員安置到蘆葦蕩的深處。吳秀瑛帶領姐妹們事先跋涉察看,發現那里難以找到一塊高地,到處都是積水,傷病員根本無法安置。她們想辦法,用樹棍打樁,搭成架子,再鋪上木板,架起了一個個高出水面的“床鋪”,讓傷病員睡在上面。

          吳秀瑛活潑樂觀,愛唱歌。在醫療隊里,她經常為傷病員說民謠,并教唱《新四軍軍歌》、《游擊隊員之歌》、《白菜心》、《五月的鮮花》等抗日愛國歌曲和新四軍歌曲,鼓舞傷病員的士氣。

          醫療隊里的男醫務人員都上了前線,她和姐妹們挑起了治療護理傷病員的重擔。每當嚴寒,姐妹們一個個泡在冰水中為傷病員打針換藥,時間久了,不少人患上了痛經病。吳秀瑛出現了閉經,她自我解嘲地對姐妹們說:“我是年輕的老太婆”。隊長給她放假讓她休息,可是她說:“前線的戰士輕傷不下火線,英勇殺敵,我這點小毛病算什么!”說著又走進了冰水中護理傷病員去了。

          在戰時,醫生十分缺少。吳秀瑛只是一個護理人員,為了掌握醫療知識,她迎難而上,利用戰斗和工作的間隙,或在晚上夜深人靜時,在小油燈下堅持自學。部隊發下來的《局部解剖醫學圖譜》、《外科手術學圖譜》,以及《戰傷外科學》等書籍,她如獲至寶,隨身攜帶,手不釋卷,一有空閑就學起來,幾乎入了迷。功夫不負有心人,經過一段時間的學習,她既能搞護理,又能看病,擔任了醫療小組組長,成為“醫療隊里的全科醫生”。

          血染曬場

          1943年8月,日寇在蘇中發動秋季“掃蕩”,妄圖消滅抗日武裝力量。師部后方醫院調吳秀瑛去院部單獨帶重傷員轉移,分散到群眾家隱蔽起來。

          25日清晨,她剛把重傷員轉移到梁東鄉龍王村的鄧家壩時,得悉鬼子開始出動了。在民兵分隊長的幫助下,她立即先把重傷員隱蔽安置好。

          這時槍聲一陣緊似一陣,老鄉們要她趕快躲到草蕩中。在這節骨眼兒上,村子里的一位產婦臨盆,如果自己撤到安全地帶,這母子就會有生命危險。她不顧自己的安危,毫不遲疑地留下來接生。

          當孩子降生后她準備躲到草蕩中去時,鬼子已經進村挨家挨戶搜查,用刺刀逼著老人、婦女、小孩到村子里的曬谷場上集合,吳秀瑛也被裹挾在人群中。

          “交出新四軍!交出新四軍!交出新四軍就放了你們……”無恥的漢奸翻譯像瘋狗似地一陣緊似一陣地嚎叫著。

          群眾個個咬牙切齒,怒目圓睜,逼視著敵人。

          “再不交出新四軍就開槍啦!”敵人架好機槍對準群眾威脅地叫喊。

          “誰家養出這個畜牲,連自己的祖宗都忘了,你們有本事去找‘四老爺’(群眾對新四軍的愛稱),莫要找我們手無寸鐵的老百姓!”只見人群中走出一位老大爺昂首挺胸怒罵敵人。

          眼看兇神惡煞的敵人端起刺刀就要刺向老大爺了,突然一聲“住手……”的大吼,劃破了曬場上的寂靜,吳秀瑛猛地從人群中沖了出來,站到曬場中央的轆碡上拍著胸口對著敵人說:“不許殘害老百姓!我就是新四軍!”

          群眾屏住呼吸,曬谷場上像死一樣寂靜。

          日寇被突如其來的吼叫驚呆了,猛然看到一個年輕的姑娘站了出來,轉而又好似鎮靜起來……

          “新四軍花姑娘大大的好!”只見一個長著八字胡的日寇強裝笑臉說:“交出傷病員帶你到城里優待優待!”

          “傷病員是姑奶奶藏起來的,保護傷兵員是我的天職。小日寇,你們休想找到他們!”吳秀瑛慷慨激昂地大聲說。

          敵人惱羞成怒,兩個日寇架起吳秀瑛,另一日寇端起刺刀向她連戳數下,寧死不屈的吳秀瑛慘死在日寇的屠刀下,為反抗日本帝國主義的侵略,為中華民族的獨立生存解放流盡了最后一滴血。

          不朽英靈

          吳秀瑛壯烈犧牲的消息迅速傳到了師部,粟裕師長十分欽佩,寫下挽詩贊頌哀悼,同時抨擊投降日寇為虎作倀的國民黨高官。詩曰:“粉碎敵人凱歌中,南丁隊里悼女雄。卅五降將未曾死(當時國民黨投降日寇當漢奸的將領達35人),當軸(指國民黨當局)先生臉可紅?!”在當年10月10日所寫的《本師堅持大江南北的六年》一文中,對吳秀瑛的英勇犧牲精神進行了高度的贊揚和評價:“在艱苦的斗爭中,黨政軍民學各界都表現了無比的英勇……此種斗爭精神,真可以動天地而泣鬼神。我們的抗日民主根據地由這無數的鮮血所澆灌,而得以屹然不動……今年(1943年)八月間,敵人大舉‘掃蕩’二分區,我后方醫院吳秀瑛同志管理一部分重傷員。她臨危不懼,將重傷員運走后,自己不幸被敵人捉去,敵人用刺刀把她戳死,而傷員安然無恙。諸如此種壯烈犧牲的指戰員,是不勝枚舉的。”

          1943年9月4日出版的蘇中二分區《濱海報》,專門登載了《悼吳秀瑛同志》的文章,表示對吳秀瑛的敬仰與追悼。吳秀瑛的戰友晨曦噙著淚水在她的照片上題了一首詩:“堅持抗戰在蘇中,臨危不屈巾幗雄。優秀兒女英勇死,鮮血永傍黨旗紅。”

          “龍村有幸埋忠骨”。龍王村鄧家壩的民兵分隊長王建云與其他幾個民兵一道買來棺木,選擇了一塊草蕩高地收殮安葬吳秀瑛,鄧家壩的老百姓飽含淚水前來送葬,60多年來這里人人都是守墓人。現任村黨支部書記蔣文林籌集經費,重新為吳秀瑛立碑修墓,并在墓地旁新建了一座水泥橋,墓地環境優美,成了愛國主義教育基地。每當清明時節,黨員干部、學校師生和村民們都要前來祭掃,深切緬懷學習她的事跡,決心繼承和發揚她的革命精神,建設社會主義新農村,以出色的成績告慰英靈。

        責任編輯:宋吟霜 最后更新:2021-01-22 10:00:20

        特別說明:抗日戰爭紀念網是一個記錄和研究中國人民抗日戰爭歷史的公益網站。本網注明稿件來源為其他媒體與網站的文/ 圖等稿件均為轉載稿,本網轉載,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本網轉載出于非商業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轉載稿侵犯了您的版權,請告知本網及時撤除。以史實為鏡鑒,揭侵略之罪惡;頌英烈之功勛,弘抗戰之精神。我們要銘記抗戰歷史,弘揚抗戰精神,堅定理想信念,為國家富強、民族復興,實現偉大的中國夢作出新的貢獻。感謝您對抗日戰爭紀念網的支持。

        上一篇:抗日戰爭時期三位蒙古族女將軍

        下一篇:淮上女英烈王寶霞

        辦公室 0731-85531328

        抗日戰爭紀念網 13723880171

        抗戰文化研究會 15116420702

        抗日戰爭圖書館 18182129125

        抗戰文化研究會

        抗日戰爭紀念網

        抗日戰爭圖書館

        抗戰文化研究會

        抗日戰爭紀念網

        抗日戰爭圖書館

        紅色力量傳播

        抗戰研究

        微博

        抗戰研究抖音號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中文域名:www.抗日戰爭紀念網.com 主辦單位:長沙市抗戰文化研究會 技術支持:劉慶為

        電話: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E-mail:tougao#krzzjn.com(#替換成@)

        湘公網安備43010402000821號 ICP備案號:湘ICP備18022032號 長沙市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A片毛片免费视频在线看 - 视频 - 在线观看 - 电影影院 - 品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