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ub id="9cqmk"></sub>

      <sub id="9cqmk"><listing id="9cqmk"></listing></sub>
    1. <dd id="9cqmk"><address id="9cqmk"></address></dd>
      <nav id="9cqmk"></nav>
      1. 簡體版 / 繁體版 正在載入當前時間...

        朱筆一揮 人頭落地
        2016-08-10 16:20:02  來源:中國青年網 2009-12-25 作者:不詳  點擊:  復制鏈接

          偽滿法院要員 橫山光彥其人其事

          橫山光彥,男,1901年出生于日本東京。1926年在東京帝國大學法學部學習期間取得日本高等文官考試司法科的合格證。1927年東京帝大畢業后,開始任法官,歷任東京刑事地方法院、名古屋地方法院、富山地方法院、前橋地方法院的法官。1938年辭去國內職務,來到中國東北,出任偽滿司法部審判官、奉天高等法院審判官。1939年3月,任奉天地方法院次長。同年9月,出任新京中央司法職員訓練所主事。1940年4月,率領偽滿各地的地方法院院長、地方檢察廳廳長赴日本考察日本的司法制度。1940年7月,出任偽滿齊齊哈爾高等法院次長。1943年5月,出任錦州高等法院次長。1944年5月出任哈爾濱高等法院次長兼特別治安法庭庭長。其官級為二等簡任官。1946年3月,被蘇軍逮捕,押送到西伯利亞。1950年7月被引渡給中國,關押在撫順戰犯管理所。1956年7月經中國最高人民法院沈陽特別軍事法庭審判,判有期徒刑16年。19 61年8月被提前釋放回國。

          橫山光彥在日本帝國主義侵略我國的戰爭期間,犯下了嚴重罪行,其犯罪主要事實舉例如下:

          19 40年7月至1943年5月,橫山光彥任齊齊哈爾高等法院次長期間,曾于19 41年6月至12月以審判長身份將在訥河地區被抓捕的我國抗日救國人員及和平居民遲萬鈞、宋文堂、馬永強等41人判刑囚禁。

          1942年12月,他以審判長身份將在齊齊哈爾等地被抓捕的我國抗日救國人員王耀均、史履升、周善恩判處死刑,將毛殿武等33 人判刑囚禁。1943年2月,他又將在齊齊哈爾等地被抓捕的我國抗日救國人員及和平居民王文宣、伊作衡判處死刑,將金佐治等42人判刑囚禁。1943年2~3月間,他又將在扎賚特旗、泰來等地被抓捕的我國抗日救國人員及和平居民叢世和判處死刑,將史萬倉、黃志杰等13人判刑囚禁。

          1943年5月至1944年5月,橫山光彥在任偽滿錦州高等法院次長期間,為了配合日軍在我熱河省承德、青龍、興隆、古北口等地區進行的“治安肅正”,在上述地區組織巡回“特別治安庭”,領導所屬審判官,執行鎮壓我國人民的各種罪惡法令,殘害我國抗日救國人員及和平居民。僅在1943年9月至11月間,經由“特別審判庭”判處死刑的,就有我國抗日救國人員王玉山、周臣、鍾奎、霍長旺等21人。

          橫山光彥任偽滿哈爾濱高等法院次長期間,曾以審判長身份于1945年6~7月間,先后審判了被俘的我國東北抗日聯軍第三路軍指戰員孫國棟、杜希剛等5人和被捕的抗日救國人員及和平居民張義、趙寶祥等24人。其中,孫國棟、杜希剛、趙文有等5人被判處死刑,張義、趙寶祥等24人被判刑囚禁。在被判處死刑的5人當中,除孫國棟被絞殺外,其余4人因日本投降而幸免于難。

          根據上述事實,可以看到,橫山光彥在日本帝國主義侵略我國的戰爭期間,確實犯有違反國際法準則和人道原則,執行鎮壓我國人民的各種“法令”,領導所屬人員,運用“法律”手段,大肆殘害我國抗日愛國志士及和平居民的嚴重罪行。橫山光彥對上述犯罪事實,全部供認不諱,認罪態度較好。最后,在1956年7月被我國最高人民法院沈陽特別軍事法庭判處有期徒刑16年。

          橫山光彥親筆寫下的自供狀(節譯)

          這里,首先談的是1940年到1943年我出任偽滿齊齊哈爾高等法院次長期間犯下的嚴重罪行。

          1939年11月,東北抗日聯軍第三路軍襲擊了龍江省訥河縣以后,龍江省內的日軍、滿軍、憲兵隊、省警務廳特務科、司法警察隊一齊行動,大肆拘捕愛國人民。他們在年底以前把80名涉嫌人員送交齊齊哈爾高等檢察廳。1940年春,高等檢察廳向齊齊哈爾高 等法院起訴上述人員。1940年5月,在我上任之前,由森哲三當審判長審理了其中的20件案子。1940年9~10月間,由我任審判長、黑坂一男和本田一任審判員組成治安法庭,審理了其余的6件案子。事件的內容主要是龍江省訥河及其附近的23名愛國人民在1939年11月以前同抗日聯軍第三路軍合作,向他們提供糧食、住宿、情報等方面的幫助。經我們判決,23人全部處以10年以下的有期徒刑。

          1940年9~11月,龍江省內的日軍、滿軍、憲兵隊、警務廳特務、司法警察隊一齊行動,攻擊抗日聯軍第三路軍。他們逮捕了孫長林等40名愛國志士送交齊齊哈爾高等檢察廳。檢察廳在19 41 年6、7、8、12月,把這些人的案子和共產黨訥河縣委員會被破壞的案子一起向高級法院起訴。治安法庭由我任審判長,由黑坂一男和本田一任審判員。事件的內容是,抗日聯軍第三路軍干部孫長林等4人在1940年9月以前,在龍江省北部的訥河、克山、北安、黑河省的嫩江、興安東省的東部等地領導和指揮各自的部隊與日、滿、警、憲部隊進行戰斗。經我們判決,對孫長林等4名干部和另1名政工人員判處死刑;對20名戰士判處10年以上的有期徒刑;對另外15名戰士判處10年以下的有期徒刑。

          1941年秋,興安東省警務廳特務、司法警察抓捕了15名愛國人民送交檢察廳。當年12月,齊齊哈爾高等檢察廳向高等法院起訴。治安法庭由我任審判長,由黑坂一男和本田一任審判員。事件的內容是,興安東省東部地區居住的15名愛國人民在1941年秋季以前與抗日聯軍第三路軍合作,向他們提供了糧食、住宿、情報等方面的幫助。經過我們審判,對這15人都判了10年以下的有期徒刑。

          1941年秋,龍江省昂昂溪的日軍和偽軍,與日本憲兵隊、龍江、黑河、興安東省各警務廳特務、司法警察合作,對訥河及其附近的抗日聯軍第三路軍發起攻擊,打死了該軍參謀長郭鐵堅。事后,他們逮捕了革命戰士30人、愛國人民28人送交檢察院。1942年春,齊齊哈爾高等檢察院向高等法院起訴了這些人。治安法庭由我擔任審判長,由黑坂一男、本田一擔任審判員。案件的內容是:這3名抗日聯軍第三路軍的干部在1941年秋季以前,指揮自己的部隊在龍江省北部的訥河、克山、北安、黑河省的嫩江、興安東省東部各地區與日、偽、警、憲、特進行戰斗。而那28名愛國人民與抗日聯軍進行合作,在糧食、住宿、情報方面給與援助。經過我們法庭的公判,對3名抗聯干部判處死刑,對其中的15名抗聯戰士判處10年以上的有期徒刑,對另外12名抗聯戰士和28名愛國人民判處10年以下的有期徒刑。

          1940年9~11月,龍江省的日軍、偽軍、憲兵隊、警務廳特務、司法警察隊聯合攻擊訥河附近的抗聯第三路軍。他們抓捕了革命志士尹子魁、王恩榮等117人,并把其中的52人送交檢察院。齊齊哈爾高等檢察院于1941年6、7、8、12月向高等法院起訴了這些人。治安法庭由我任審判長,由黑坂一男、本田一任審判員。案件的內容是:中共龍江省訥河縣委委員、革命志士尹子魁及其下屬的區委委員、革命志士王恩榮在1940年9月以前,與當地的抗聯第三路軍合作,組織人民群眾參加抗日救國會,支援抗聯第三路軍,還親自收集情報;其余的愛國人民接受共產黨的領導,組織抗日救國會,向第三路軍提供糧食、住所和情報等等。經過我們的公判,對尹子魁和王恩榮判處死刑;對遲萬鈞、宋文堂等6人判處無期徒刑;對其他人員,判處有期徒刑20年者1人,判處有期徒刑10~15年者32人,判處有期徒刑5~10年者11人。

          1941年秋,駐扎在龍江省昂昂溪的日軍田中部隊和白丸部隊在訥河附近與抗聯第三路軍發生戰斗,他們打死了 第三路軍的參謀長郭鐵堅,并在他的衣袋中發現了一份中共地下組織的名單。后來,他們根據這一名單破壞了滿洲鐵路中共北滿省委第一執委部。這一行動,是齊齊哈爾的日本憲兵隊與龍江省警務廳特務科合作,在發現名單以后經過1個月的偵察而采取的。他們首先在齊齊哈爾、洮南、白城子等地行動,然后又取得濟南憲兵隊的協助,共計逮捕了革命志士王耀均等40余人。齊齊哈爾日本憲兵隊把這些人在1941年12月送交齊齊哈爾高等檢察廳。該檢察廳于1942年7月,把其中的38人向齊齊哈爾高等法院起訴。高等法院組織了由我擔任審判長、由黑坂一男和本田一擔任審判員的治安公判法庭,于1942年12月開始審理此案。此案的主要內容是:革命志士王耀均等38人在1941年秋季以前,以滿鐵齊齊哈爾鐵路局列車區為中心,組織了滿鐵中共北滿省委第一執委部。其任務是開展齊齊哈爾、洮南、白城子等地的反滿抗日運動。經過審判,公判如下:負責人王耀均、組織者史履升、組長周善恩等3人判處死刑;組織者兼書記佟允文、毛殿武、同瑞麟等4人判無期徒刑;侯康文等17人判有期徒刑15年;另外12人判有期徒刑5~8年;還有2人在公判前死于齊齊哈爾監獄,免予起訴。這一事件,當時被稱之為“田白工作事件”,影響很大。

          1942年11月,偽滿龍江省白城子的日本憲兵隊與興安南省警務廳特務科合作,發現了洮南、白城子、大賚等地區的中共地下組織,并在11~12月間分3次逮捕了愛國人民60人。他們把這些人送交齊齊哈爾高等檢察廳。檢察廳于1943年2~3月間,把其中的56人向高等法院起訴。高等法院立即組織了由我擔任審判長、由沖內升和阿部武擔任審判員的治安法庭。案件的內容是:中共興安南省地區負責人、革命志士叢世和于1941年在洮南、白城子、大賚等地區組織愛國人民參加抗日救國會,開展反滿抗日運動;而其他愛國人民在共產黨負責人的領導下組織抗日救國會,搜集有關情報,開展反滿抗日運動。經過我們的審判,公判結果是:叢世和等3名干部判處死刑;另外1名干部判無期徒刑;有36名愛國人民被判處10年以上的有期徒刑;還有16名愛國人民被判處10年以下的有期徒刑。這次事件,當時被稱之為“白龍工作事件”,影響也比較大。

          1942年末,齊齊哈爾的日本憲兵隊發現了一個國民黨反滿抗日組織,其成員是滿鐵齊齊哈爾鐵路局的職員、檢票員、列車員、信號員。憲兵隊先后逮捕了51人交給高等檢察廳。檢察廳起訴后,法院立即組成了由我擔任審判長、由町田健次和沖內升擔任審判員的治安法庭。案件的內容是:愛國人士伊作衡等47人在19 42年夏季以前,多次在齊齊哈爾市內的滿鐵住宅區商議反滿抗日的方法,偵察列車的狀況,調查齊齊哈爾市附近的地形,調查市內居住的日本人的生活狀況,并將這些情況向國民黨領導部門報告,其目的是開展反滿抗日運動。經過我們的審判,公判結果是:伊作衡和王文宣2人,判處死刑;另外4人,判處無期徒刑;另外38人,判處10年以上的有期徒刑;還有1人,暫緩判決;還有2人免予起訴。這次事件,當時稱之為“偵星工作事件”或“12·30事件”,也是影響比較大的。

          以上是我在擔任偽滿齊齊哈爾高等法院次長(日本人在偽滿政府和立法、司法等機構名義上都是任副職,實際上都是一把手―――譯者注)時期,親自組織、親自擔任審判長而處理的一些主要案件的審理情況。共計處理了89個事件,處理了331個人,其中判處死刑者18人,判處無期徒刑者10人。我所犯下的罪行是重大的。如果站在中國人民的立場來看,是無數革命志士和愛國人民在這里被殘酷地奪去了寶貴生命或奪去了人身的自由。不僅給當事人,而且給其家屬在精神上、肉體上、財產上 帶來了巨大的損失。我所犯下的罪行,是日本帝國主義在侵略中國過程中所犯下的罄竹難書的滔天罪行的一部分。我深感自己罪惡深重,只有向中國人民低頭認罪才是我惟一的出路。

          下面,我要談的是1943年5月到1944年5月出任偽滿錦州高等法院次長期間犯下的嚴重罪行。

          日本帝國主義為了更直接地統治中國東北,在偽滿洲國的所有官廳里都派上一個日本人當“副手”,這個名義上的副手,其實就是這個部門的太上皇。在各級法院也都是如此。由中國人當法院的院長,其實,不管遇到什么事,他都要請示日本人次長。正因此,偽滿的《法院組織法》索性就明確規定:各級法院的次長都是各類法庭的當然的庭長(即審判長)。所以,我在齊齊哈爾、錦州、哈爾濱等法院當次長,實際上都是當的“首長”。正因此,幾乎所有的法庭都是由我親自組織、親自當審判長。這一點,表明各級法院都是強化日本帝國主義對偽滿進行控制和統治的重要機構和工具。

          我在出任錦州高等法院的次長之后,于1943年8月又被指名定為熱河省西南地區防衛委員會委員,使我成為熱河地區日本帝國主義鎮壓和殘殺中國革命志士和愛國人民的第一線組織的一員。這個委員會是在熱河防衛司令官、日軍安東少將的領導下,由駐扎在熱河的日軍、偽軍、憲兵隊的頭頭和熱河省次長、警務廳次長、錦州高等檢察院次長、錦州高等法院次長、錦州鐵道警衛軍的旅長組成的。其目的就是要聯合起來,共同維持日本帝國主義在熱河地區的血腥統治和鎮壓的局面。

          1943年1月到6月,偽滿平泉憲兵隊、熱河省警務廳特務、司法警察在興隆、承德、圍場、龍華、豐寧、青龍、喀拉沁中旗、翁右旗、敖漢旗等地區逮捕了上千名中共黨員、革命志士、愛國人民,并把其中的160人送交錦州高等檢察廳駐承德檢察官龜岡辦事處。龜岡把這些人向錦州高等法院起訴。我組織了一個承德特別治安法庭來審理這一案件。任命承德地方法院次長內藤為審判長、任命田場川和山田等3人為審判員。這個案件的內容是:這160人于1943年1~6月間,在熱河省的興隆、承德、圍場、龍華、豐寧、青龍、喀拉沁中旗、翁右旗、敖漢旗等地區與八路軍合作,組織愛國人民加入抗日救國會,宣傳抗日救國思想,開展抗日救國運動,并在糧食、住宿、提供情報、領路等方面支援八路軍的抗日活動。經該法庭審判,公判的結果是:革命戰士和愛國人民中有5人被判處死刑,有100人被判無期徒刑或10年以上有期徒刑,有55人被判10年以下有期徒刑。

          1943年7月14日,偽滿平泉憲兵隊、熱河省警務廳特務、司法警察聯合行動,在熱河省喀拉沁右旗的七家子、五家子、旺業田地區逮捕了150名中共黨員、革命志士和愛國人民,并把其中的40人送交錦州高等檢察廳。檢察廳于同年8月向高等法院起訴。我組織了一個治安法庭,審判長由我擔任,審判員由錦州地方法院次長內藤庸夫和山田擔任。案件的內容是:這些中共黨員和革命志士在1943年7月14日被捕前,在熱河省喀拉沁右旗的五家子、七家子、旺業田等地區與八路軍合作,組織愛國人民參加抗日救國會,宣傳抗日救國思想,并且在糧食、住宿、提供情報、引路等方面支援八路軍,開展抗日愛國運動。經過治安法庭審判,公判結果是:2名革命志士判處死刑,20名愛國人民分別判處無期徒刑或10年以上有期徒刑,18名愛國人民判處10年以下有期徒刑。

          1943年1月,偽滿平泉憲兵隊、熱河省警務廳特務、司法警察聯合行動,在平泉以南的光頭山地區發現了中共地下組織,從1月到5月,他們先后逮捕了中共黨員、革命志士、愛國人民500人,并把其中的200人送交檢察廳。檢察廳向高等法院起訴以后,我分別組織了兩級法庭審理。錦州的治安法庭 由我任審判長,由錦州地方法院次長內藤庸夫和山田擔任審判員;承德的特別治安法庭由內藤庸夫任審判長,由田場川和山田擔任審判員。案件的內容是:中共黨員和革命志士于1943年1月被逮捕以前,在光頭山地區與八路軍合作,組織愛國人民參加抗日救國會,宣傳抗日救國思想,并且在糧食、住宿、提供情報、領路等方面支援八路軍,開展抗日愛國運動。經上述兩個法庭的審判,公判結果是:5名革命志士被判處死刑,35名愛國人民被判處無期徒刑或10年以上有期徒刑,20名愛國人民被判處10年以下有期徒刑。

          1943年8月,為了鎮壓熱河省西南地區的抗日救國運動,熱河西南地區防衛委員會在偽滿熱河省公署(即省政府――譯者注)以“熱河西南地區治安肅正委員會”的名義召開會議,決定進行一次大搜捕。

          這次大搜捕是從1943年9月11日開始、9月26日結束的。在青龍縣西部及西南地區偽滿喜峰口憲兵隊抓捕了324人;在興隆縣東部地區,偽滿古北口憲兵隊抓捕了98人;在承德縣南部地區,偽滿承德憲兵隊及熱河省警務廳特務、司法警察隊抓捕了536人。這些人都是中國革命志士和愛國人民,共計958人。這些人當中的456人被起訴。我向青龍縣和興隆縣派遣了特別治安法庭,審理其中的一部分人,審判長由承德地方法院次長內藤庸夫擔任,審判員有田場川、山田等3人。案件的主要內容是:19 43年9月以前,八路軍干部、革命志士在熱河省西南地區各地指揮其部隊同日軍、偽軍、憲兵隊、警務廳特務、司法警察進行戰斗;中共組織的負責人、中共黨員在該地區與八路軍合作,組織愛國人民參加抗日救國會,進行宣傳抗日救國思想、收集情報等活動;愛國人民通過抗日救國會在糧食、住宿、提供情報、帶路等方面支援八路軍。經過上述兩個法庭的審判,公判結果是:在青龍受審的185人當中,被判死刑者4人,被判無期徒刑或10 年以上有期徒刑者120人,被判10年以下有期徒刑者61人;在興龍受審的41人當中,被判死刑者1人,被判無期徒刑或10年以上有期徒刑者30人,被判10年以下有期徒刑者10人。

          同年10月6日到19日,在上述地區又進行了第二次大搜捕。共抓捕中國革命志士及愛國人民293人,其中有68人被起訴。除了上述兩個特別治安法庭外,我又組織了一個平泉及古北口特別治安法庭,由錦州地方法院次長江上任審判長,由山田等2人任審判員;還有一個承德特別治安法庭,由我任審判長,由內藤和田場川任審判員,或者由內藤庸夫任審判長,由田場川和山田等3人任審判員。這幾個法庭都多次開庭對兩次大搜捕中被起訴的人進行審判。案件的主要內容是:1943年10月以前,八路軍干部和革命志士指揮其部隊與日軍、偽軍、憲兵隊、熱河省警務廳特務、司法警察隊進行戰斗;中共基層組織的負責人和黨員在上述地區與八路軍密切合作,組織愛國人民參加抗日救國會,宣傳抗日救國思想,搜集情報;愛國人民通過抗日救國會在糧食、住宿、提供情報、帶路等方面支援八路軍,開展抗日愛國運動。經上述法庭審判之后,公判的結果是:在平泉及古北口以江上為審判長的法庭受審的38人中,被判死刑者2人,被判無期徒刑或10年以上有期徒刑者25人,被判10年以下有期徒刑者11人;在承德以我為審判長的法庭受審的60人中,被判死刑者15人,被判無期徒刑者15人,被判10年以上有期徒刑者30人;在承德以內藤為審判長的法庭受審的199人當中,被判死刑者15人,被判無期徒刑者15人,被判10年以上有期徒刑者約100人,被判10年以下有期徒刑者69人。

          1943年9~10月間,偽滿承德憲兵隊、熱河省警務廳特務、司法警察在承德南部地區抓捕了革命志士白玉林,并送交錦 州高等檢察廳。錦州高等法院收到起訴之后,組織了治安法庭,由我任審判長,由江上和山田任審判員進行審理。案件的主要內容是:延安中共中央黨校畢業的中共黨員白玉林在1943年9月以前在偽滿熱河省承德縣組織愛國人民參加抗日救國會,宣傳抗日救國思想,開展收集情報活動,并與八路軍進行聯絡。經過審判之后,白玉林被判處死刑。這是當時影響比較大的“白玉林事件”。

          在上述的偽滿熱河省西南地區的兩次大搜捕中,受到審判的中國革命志士及愛國人民共有524人,其中被判死刑者38人,被判無期徒刑者30人,被判無期或10年以上有期徒刑者305人,被判10年以下有期徒刑者151人。被我們殘酷殺害或判以重刑的這些革命志士和愛國人民中包括八路軍的干部、戰士、中國共產黨基層組織的負責人、黨員;河北省遷尊興、遷青平、青綏凌、承平寧等縣、區、村各級政府的干部、助理員、糧食采購員、農會主席、游擊隊干部、游擊隊員、普通農民等等。在這方面,我所犯下的罪行是極為嚴重的,也是不可饒恕的。

          1943年11月,偽滿山海關憲兵隊、錦州省警務廳特務、司法警察隊聯合行動,在山海關及興城縣附近逮捕了10名八路軍的干部、戰士和15名愛國人民,并送交錦州高等檢察廳。錦州高等檢察廳受理并起訴之后,組成了由我擔任審判長、由江上和山田等3人擔任審判員的治安法庭審理此案。案件的主要內容是:八路軍的干部和戰士被逮捕以前,在熱河省西南地區和山海關、興城一帶與日軍、偽軍、憲兵隊、熱河錦州兩省警務廳特務、司法警察隊進行戰斗;愛國人民與八路軍合作,在糧食、住宿、提供情報、帶路等方面支援八路軍。經過審判,最后公判的結果是:1名八路軍干部被判處死刑;24名革命戰士和愛國人民被判無期徒刑或10年以上有期徒刑。

          1943年9月到11月間,偽滿憲兵隊、錦州省警務廳特務、司法警察聯合行動,在錦州市、興城縣和山海關地區逮捕了45名與國民黨有關系的愛國人民。錦州高等法院在受理了錦州高等檢察院的起訴后,組成了由我擔任審判長、由江上、山田等3人擔任審判員的治安法庭。案件的主要內容是:這些與國民黨有關系的愛國人民,在被捕以前,積極靠近和參加國民黨,宣傳抗日救國思想,開展抗日救國運動。經過審判,公判結果是:3名愛國人民被判處死刑;20名被判無期徒刑或10年以上有期徒刑;22名被判10年以下有期徒刑。

          以上,是我作為日本帝國主義組織集團的一員,在擔任偽滿錦州高等法院次長兼治安法庭庭長、特別治安法庭庭長期間所犯下的嚴重罪行。日本帝國主義為了把中國東北地區變成殖民地,確保他們的統治權,繼續進行統治所確定的“熱河對策”是非常殘酷的。他們為了制止革命八路軍的進攻,為了防止愛國人民的起義,在青龍縣和興隆縣人為地制造了一個面積遼闊的“無人地帶”,不僅逮捕了數千名愛國人民,而且在熱河地區多次進行“大搜捕”。日本帝國主義的軍隊、憲兵隊、特務、司法警察、檢察廳、法院勾結起來,沆瀣一氣,狼狽為奸,使出全身解數逮捕了成千上萬的革命志士及愛國人民,并把其中的幾千人由高等檢察廳向高等法院起訴,再利用治安法庭或特別治安法庭進行判決,對他們進行殘殺和鎮壓。根據“熱河對策”所衍生出來的高等法院可以機動靈活地設立“特別治安法庭”(即“公判庭”)的制度,可以充分地暴露出日本帝國主義的丑惡的本質。日軍、偽軍、警務廳特務、憲兵隊、司法警察對中國的愛國志士和愛國人民直接進行屠殺、拷問、破壞、鎮壓的事例也是不勝枚舉的,這里披著“合法”的外衣所進行的審判和判決,實際上還是屠殺和鎮壓的一種手段,其背后所隱藏著的,還是大量的流血、拷問、放火、破壞和掠奪行為。

          前面提到的在審判事務方面我所犯下的罪行,如果更具體地說,就是我所組織的治安法庭及特別治安法庭,重大案件由我親任審判長,一般案件由承德地方法院次長內藤××或錦州地方法院次長內藤庸夫(后任是江上)任審判長,審判員則由他們手下的田場川、山田等人擔任。如果概括地說,我作為日本帝國主義組織集團的一員,確實是為了使中國東北地區殖民地化,為了確保日本在這里的統治權而盡心盡力了。而且,我都是遵循日本帝國主義的總的侵略政策來指導自己乃至下屬們的審判活動的。特別是我作為熱河西南地區防衛委員會的委員,出席了1943年8月在承德以熱河西南地區治安肅正委員會名義召開的防衛委員會,并制定了在該地區實行“大搜捕”的罪惡計劃。那兩次“大搜捕”破壞了河北省的遷尊興、遷青平、青綏凌、承平寧各縣政府;搜捕后的“審判”,對于上述縣、區、村政府的干部、農會干部、八路軍干部和戰士、游擊隊干部和隊員及普通愛國人民又進行了血腥的屠殺和鎮壓。我在錦州高等法院任次長期間,受理進行審判的革命志士及愛國人民的總人數就有855名,其中由我親自擔任審判長的就有152名。被我親自判為死刑的人數有22名。我的罪行給革命志士、愛國人士本人及其家屬、社會關系帶來精神上、肉體上、物質上都無法彌補的損失、痛苦和創傷。想到這些,我深感自己罪責的嚴重,我在這里要衷心地表示向中國人民謝罪的心情。與此同時,我愿意站在中國人民的立場上,對日本帝國主義的侵略罪行表示極大的憎恨和憤慨。我發誓今后要同日本帝國主義進行堅決的斗爭。對于自己犯下的滔天罪行,我要徹底地承擔罪責。

        責任編輯:何青龍 最后更新:2016-08-10 16:22:56

        特別說明:抗日戰爭紀念網是一個記錄和研究中國人民抗日戰爭歷史的公益網站。本網注明稿件來源為其他媒體與網站的文/ 圖等稿件均為轉載稿,本網轉載,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本網轉載出于非商業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轉載稿侵犯了您的版權,請告知本網及時撤除。以史實為鏡鑒,揭侵略之罪惡;頌英烈之功勛,弘抗戰之精神。我們要銘記抗戰歷史,弘揚抗戰精神,堅定理想信念,為國家富強、民族復興,實現偉大的中國夢作出新的貢獻。感謝您對抗日戰爭紀念網的支持。

        上一篇:東條英機戰前日記首曝光 稱自己“罪人中的罪人”

        下一篇:朱門酒肉臭 路有凍死骨

        辦公室 0731-85531328

        抗日戰爭紀念網 13723880171

        抗戰文化研究會 15116420702

        抗日戰爭圖書館 18182129125

        抗戰文化研究會

        抗日戰爭紀念網

        抗日戰爭圖書館

        抗戰文化研究會

        抗日戰爭紀念網

        抗日戰爭圖書館

        紅色力量傳播

        抗戰研究

        微博

        抗戰研究抖音號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中文域名:www.抗日戰爭紀念網.com 主辦單位:長沙市抗戰文化研究會 技術支持:劉慶為

        電話: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E-mail:tougao#krzzjn.com(#替換成@)

        湘公網安備43010402000821號 ICP備案號:湘ICP備18022032號 長沙市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A片毛片免费视频在线看 - 视频 - 在线观看 - 电影影院 - 品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