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ub id="9cqmk"></sub>

      <sub id="9cqmk"><listing id="9cqmk"></listing></sub>
    1. <dd id="9cqmk"><address id="9cqmk"></address></dd>
      <nav id="9cqmk"></nav>
      1. 簡體版 / 繁體版 正在載入當前時間...

        "百人斬"殺人賽惡魔的下場
        2016-08-22 11:00:50  來源:解放軍報客戶端綜合北京日報、南京日報、新華網報道 2015-05-26   點擊:  復制鏈接

          南京大屠殺期間,侵華日軍第十六師團第九聯隊第三大隊少尉炮兵小隊長向井敏明(左)與同在第三大隊任職的另一名日軍少尉軍官野田巖(右)展開“百人斬”殺人競賽,分別殘忍殺害我無辜平民106名和105名,兩人又繼續比賽以先殺150人為勝。1937年12月13日,《東京日日新聞》以“百人斬,超紀錄”為題報道,并刊出兩人持刀而立的照片(如圖),其冷酷、兇殘的形象成為日本侵略者的罪證。

          (解放軍報記者 李三紅整理)


        野田毅(左)和向井敏明(右)被國際憲兵抓獲后拍攝的標準照。

        被押赴刑場時的向井敏明

          ■相關閱讀

          中國檢察官秘書揪出“百人斬”兇手

          在從淞滬戰場向南京進攻途中,有兩名日本軍官,展開了一場“百人斬殺人競賽”。到攻入南京時,他們中一個殺了105名中國人,另一個殺了106人。

          這兩個殺人狂魔,一個叫野田毅(編者注:判決資料上稱其為野田巖,與其本名野田毅在日語發音中相同),一個叫向井敏明。野田毅是侵華日軍第16師團片桐聯隊富山營副官,向井敏明是同一部隊炮兵排長,兩人都是少尉軍銜。1937年,野田毅25歲,向井敏明26歲。

          當時的日本媒體對這場“競賽”大肆宣揚,并留下了一張著名的合影。兩人并肩跨立,軍刀拄地。這張照片冷酷殘忍的形象,成了日本侵略者最典型的標志,也成了一個揮之不去的夢魘,深植在中國人的心頭。

          “百人斬”血色凝結十年之后的1947年,這張讓人不寒而栗的合影被時任遠東國際軍事法庭中國檢察官秘書的高文彬發現,隨即傳回國內。

          中國向駐日盟軍總部提出了追捕、引渡野田毅和向井敏明的要求。這兩頭已在家鄉做起小生意的嗜血野獸,很快被國際憲兵抓捕歸案。

          南京審判戰犯軍事法庭又稱國民黨國防部審判戰犯軍事法庭,是國民政府在全國各地設立的10個專門審判侵華日軍戰犯的軍事法庭之一。

          時任庭長的石美瑜原是江蘇省高等法院法官,因受命主審漢奸陳公博、繆斌案,表現杰出,以少將銜出任國民黨國防部審判戰犯軍事法庭審判長。收到高文彬寄回的《東京日日新聞》時,石美瑜剛剛主持完成了對谷壽夫的審判。

          谷壽夫是日本第6師團師團長。日軍第6師團和向井敏明、野田毅所在的第16師團,是南京大屠殺的直接實施者,兩個師團當時主攻南京中華門一帶。城破之后,谷壽夫和第16師團師團長中島今朝吾指揮部隊,制造了人類文明史上最暗無天日的血腥慘案,30萬中國無辜生靈慘遭屠戮。

          兩人在菲律賓被美軍俘虜,后被遣返回日本

          盡管已經見到了太多的殘殺和屠戮,向井敏明和野田毅以“百人斬”為游戲的殘暴還是震驚了石美瑜。他馬上呈報國民政府國防部,要求引渡這兩人來中國接受審判。按照程序,國民政府電告中國駐日代表團,讓他們向盟軍總部提出抓捕向井敏明和野田毅。

          其實,這兩只野獸本來是有可能在日本被中國軍人親手繩之以法的。

          根據《波茨坦公告》的規定:日本投降后,應由盟國派遣占領軍,在日本的要地實行占領,以監督其解除武裝(只保留警察武裝)和降書的具體實施。國民政府組建了一支1.5萬人的中國占領軍,準備派駐日本。

          但在一個13人組成的先遣隊赴日后,這支中國軍隊卻再沒有機會登陸東瀛。他們很快被投入到蔣介石挑起的內戰戰場上。那支先遣隊就成了唯一的中國駐日軍事力量。他們后來的工作,主要就是引渡日本戰犯回中國受審。而單憑他們13個人的力量,要在戰后一片衰敗、混亂的日本國內找到向井敏明和野田毅,自然是不現實的。

          好在駐日盟軍獲知向井敏明和野田毅的殘暴行徑后,對抓捕工作非常重視,很快發出了通緝令。調查和抓捕由盟軍總部調查科直接負責。

          此時,“百人斬競賽”已經過去了10年,一直活躍在侵略戰場上的向井敏明和野田毅是否還活著,也沒有一個確定的答案。

          高文彬說,那時候在日本的中國代表團普遍有一個矛盾的心態,這兩個劊子手死一百遍也償還不了他們的罪惡,但是大家都盼著他們還活著,要讓他們活著接受中國人的審判。

          很快,盟軍總部調查科給中國代表團反饋了一個重要線索:向井敏明和野田毅還活著,而且肯定在日本。

          根據日軍第16師團師團長中島今朝吾的日記,在南京淪陷后,這支部隊根據制定好的計劃,對南京城內放下武器的中國人,進行了毫無人性的屠殺。僅僅在12月13日這一天,就殺害了2萬多戰俘和平民。而在整個南京大屠殺過程中,這支部隊殺害的中國人總人數在16萬人以上。其中,又有多少中國人成了向井敏明和野田毅的刀下冤魂,無從計數。

          1937年12月10日,日軍第16師團主攻南京中山門,在重炮的猛烈轟擊支援下,12日,16師團占領了紫金山主峰。也正是在這個時候,向井敏明和野田毅站在了紫金山腳下,帶著勝利者的微笑,拍下了那張臭名昭著的照片。

          1941年,太平洋戰爭爆發,日軍第16師團成為進攻菲律賓的日軍第14軍主力。后來,16師團駐守菲律賓萊特島。1944年,萊特灣海戰之中,美軍登陸萊特島,第16師團被殲滅。這支雙手沾滿中國人鮮血的野蠻軍隊,終歸滅亡。

          根據日本厚生省資料,萊特灣一戰,日軍第16師團被殲滅13158人,俘虜620人。向井敏明和野田毅的名字,赫然出現在了戰俘名單之中,二人后被美軍遣返回了日本。

          國際憲兵首先來到了向井敏明的老家——日本山口縣玖珂郡神代村,卻沒有找到向井敏明的下落。

          戰后兩人隱姓埋名,被國際憲兵逮捕后引渡到中國

          日本軍隊的建制一般以招募士兵的籍貫為依據,各部均為所謂的“鄉土部隊”。這里有不少和向井敏明同一部隊的日本老兵,他們緘口不談自己在侵華戰場上的毫無人性的暴行。國際憲兵拿著向井敏明的照片挨家詢問,沒人知道這個嗜血惡魔的下落。在野田毅的老家鹿兒島,得到的答案一模一樣。

          國際憲兵還曾按照向井敏明和野田毅的名字去“按圖索驥”,找到的卻是幾個重名的人。線索就此中斷了。

          不過,就在搜捕向井敏明和野田毅的過程中,國際憲兵有了一個意外收獲。

          參加東京審判的中國代表團發現了另一個殺人惡魔——侵華日軍第6師團大尉中隊長田中軍吉。日軍攻入南京后,他手持一把“助廣”軍刀,開始了另一場“百人斬”。從南京中華門到水西門,他一路砍殺了300多名中國平民和戰俘。

          1947年5月18日,田中軍吉被國際憲兵抓獲。

          而向井敏明和野田毅,卻似乎人間蒸發了。他們再沒有侵略戰爭時的“風光”,也很清楚自己那些“英雄行為”在戰后意味著什么,只能過起隱姓埋名的生活。

          戰后的日本一片蕭條,被美國飛機轟炸得到處是殘垣斷壁,日本百姓生活苦不堪言。很多日本婦女被迫淪為妓女。一些日本兵回到本土后無事可做,就在路邊擺攤維持生計。正是這份“新職業”,讓野田毅落入了法網。

          1947年8月20日,在日本琦玉縣的一個不起眼的集市上,擺地攤討生活的野田毅被國際憲兵偶然發現。此時的他,頭上裹著白布,一副典型的日本小生意人模樣。

          被國際憲兵扣住時,野田毅并沒有馬上就范。他裝出一副聽不懂國際憲兵說什么的樣子,毫不配合。直到國際憲兵把翻拍的《東京日日新聞》舉到他眼前,野田毅才垂下了頭。

          向井敏明和野田毅在侵華戰場上就“攜手并肩”,回到日本后仍有聯系。通過對野田毅的審訊,向井敏明隨后落網。

          1947年11月6日,向井敏明和野田毅經中國駐日代表團軍事組引渡到中國,關押在南京小營戰犯拘留所。等待他們的,是一場遲到的正義審判。

          1947年12月18日,南京軍事法庭對南京大屠殺百人斬戰犯向井敏明、野田毅進行公審,審判庭設在勵志社大禮堂(即現在的江蘇省會議中心黃埔廳),一起受審的日籍戰犯有四個,另外二人是田中軍吉和高橋坦。

          第二歷史檔案館專門研究南京大審判歷史的胡菊榮介紹,開庭當天法庭布置得簡單而嚴肅,雖然當時正下著雪,但聞訊到場旁聽者很多,足有三四百人。審判從10時開始,一直延續到14時30分。

          10時10分,審判長石美瑜、審判官李元慶、孫建中、龍鐘煌、張體坤,檢察官李璿,主任書記官施泳,翻譯官劉芳、王仁明等魚貫升庭,首先提向井敏明、野田毅、田中軍吉到案。據當時的媒體報道記載,到庭時,向井敏明穿米色西裝,白襯衣、黑領帶,腳穿皮鞋。野田毅則著軍裝,身材矮胖,短頭發。二犯皆濃眉鷹鼻,一副兇相。

          11時,法庭開始提審戰犯向井敏明。庭審記錄記載,當法官問1937年12月12日攻打南京時,被告是否在中島部隊任少尉隊長之職時,向井敏明答非所問地舉起右手發誓說:“不是撒謊,下面是事實。”法官對他厲聲呵斥后,他才老實地回答說是中島部隊少尉炮兵隊長。

          法庭繼續問:被告在紫金山山麓與野田毅做殺人比賽,《東京日日新聞》上登有他以殺人做娛樂的新聞,并刊登有照片,被告認罪嗎?

          法庭上對犯罪事實抵死不認,執行死刑當天南京萬人空巷

          向井敏明隨身帶著自己在攻打南京時手繪的一幅地圖,上面沒有南京城區。他狡辯說自己不曾到過南京,只到過無錫。他說在無錫時遇到隨軍記者,“《東京日日新聞》系虛偽登載,記者淺海專為我頌揚武力,以博日本女界之羨慕,希望能早日獲得佳偶,因此毫不足信。”

          法庭將當年英國記者在南京所目睹之日軍暴行中記載有關殺人比賽的部分念給他聽。向井敏明竟又回答,這些報道他是半年后才知道的,并非是采訪他寫成的報道。

          野田毅更是對“百人斬競賽”之事矢口否認,堅稱根本沒有這回事。法庭向他出示了《東京日日新聞》上他和向井敏明手持殺人武士刀的照片和報道,他仍然抵賴說,那是“記者的想象”。

          這時忙不迭地撇清自己,當年在家鄉小學做報告時得意洋洋地說“斬殺百人競賽之勇士,說的就是我”時,野田毅恐怕不會想到,終有一天他要為那些刀下冤魂血債血償。

          庭審到最后,無論證據如何確鑿,事實如何清楚,向井敏明、野田毅均抵死不認。但這已經不重要了,法庭有足夠的證據對他們進行宣判。

          14時10分,法庭再度開庭,石美瑜審判長當庭宣判:“向井敏明、野田毅,在作戰期間共同連續屠殺俘虜及非戰斗人員,各處死刑。”

          據記載,幾名戰犯聽到判決后,均沉默不語,向井敏明更是面色陡變,垂頭喪氣,當年威風凜凜之“武士道”神情,頓時全失。

          1948年1月27日,南京各大通衢路口張貼起大幅布告:“查戰犯向井敏明、野田毅、田中軍吉等,在作戰期間共同連續屠殺俘虜及非戰斗人員,罪證確鑿,業經本庭依法判決,各處死刑,遂于本月28日正午12時,由檢察官將戰犯向井敏明、野田毅、田中軍吉等3人驗明正身,押赴雨花臺刑場執行死刑,以昭炯戒,合丞布告周知。”

          次日一早,殘雪初晴,南京市萬人空巷,從市內通往雨花臺刑場的道路上站滿了中國軍民。人們要親眼看看,能以殺人為樂的這三個人究竟是人是鬼;人們更想親眼見證,這三個人為自己欠下的累累血債做出償還。

          1948年1月28日12時,三聲槍響,結束了三個罪孽深重的生命。

          ■相關鏈接

          南京大屠殺劊子手下場

          廣田弘毅:擔任日本外相和首相期間,先后發生了華北事變、盧溝橋事變、南京大屠殺,對中國人民以及人類的和平和安全犯下了滔天罪行,被遠東國際軍事法庭列為甲級戰犯,判處絞刑。

          松井石根:1937年8月擔任日本上海派遣軍司令,后改任日軍華中方面軍司令官。1937年12月,他率日軍侵占南京,并縱容部下展開南京大屠殺,被遠東國際軍事法庭列為甲級戰犯,判處絞刑。

          武藤章:華中派遣軍副參謀長,對南京大屠殺有著不可推卸的責任,被遠東國際軍事法庭列為甲級戰犯,判處絞刑。

          橋本欣五郎:擔任柳川平助第10軍參謀長期間,直接指揮日軍在南京地區進行了慘無人道的大屠殺,被遠東國際軍事法庭列為甲級戰犯,判處終身監禁。

          谷壽夫:日軍華中派遣軍第6師團師團長。南京大屠殺中,其所在師團殺害我軍民10萬人左右,僅次于此次大屠殺中殺人最多的日軍第16師團,因此被稱“野獸軍團”。

          向井敏明、野田毅:“百人斬”劊子手,被南京軍事法庭以戰爭罪及違反人道罪判處死刑。

          田中軍吉:日軍攻入南京后,他手持一把“助廣”大軍刀,連續砍殺中國男女老少平民300多名,被南京軍事法庭以戰爭罪及違反人道罪判處死刑。

          另有幾名屠城主犯因其他原因沒有受到應有審判:日軍第10軍司令官柳川平昭,1944年病死;第16師團師團長中島今朝吾,1945年10月死亡;第18師團師團長牛島貞雄、第114師團師團長末松茂治下落不明。

        責任編輯:何青龍 最后更新:2016-08-22 11:04:47

        特別說明:抗日戰爭紀念網是一個記錄和研究中國人民抗日戰爭歷史的公益網站。本網注明稿件來源為其他媒體與網站的文/ 圖等稿件均為轉載稿,本網轉載,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本網轉載出于非商業性的文化交流和科研之目的,如轉載稿侵犯了您的版權,請告知本網及時撤除。以史實為鏡鑒,揭侵略之罪惡;頌英烈之功勛,弘抗戰之精神。我們要銘記抗戰歷史,弘揚抗戰精神,堅定理想信念,為國家富強、民族復興,實現偉大的中國夢作出新的貢獻。感謝您對抗日戰爭紀念網的支持。

        上一篇:谷壽夫:臨刑前寫詩的劊子手

        下一篇:土肥原賢二

        辦公室 0731-85531328

        抗日戰爭紀念網 13723880171

        抗戰文化研究會 15116420702

        抗日戰爭圖書館 18182129125

        抗戰文化研究會

        抗日戰爭紀念網

        抗日戰爭圖書館

        抗戰文化研究會

        抗日戰爭紀念網

        抗日戰爭圖書館

        紅色力量傳播

        抗戰研究

        微博

        抗戰研究抖音號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中文域名:www.抗日戰爭紀念網.com 主辦單位:長沙市抗戰文化研究會 技術支持:劉慶為

        電話:0731-85531328 QQ:2652168198 E-mail:tougao#krzzjn.com(#替換成@)

        湘公網安備43010402000821號 ICP備案號:湘ICP備18022032號 長沙市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A片毛片免费视频在线看 - 视频 - 在线观看 - 电影影院 - 品赏网